夏の海@石見海浜公園

人的惯性真的很可怕,当习惯不去记录不去写的时候,也许30年前某个午后的某篇随笔就无意成了自己的最后一次提笔。

虽说一年里大概有42~46次左右很想吐槽日本人的「夏だっ!海だっ!」或者是「夏は花火大会!」这类的思维定势,但是到了夏天,看着蔚蓝的天空,强烈的阳光,腾地而起的入道云,果然还是会想去海边。对于居住在类似于西条这种离海几十公里的盆地的住民来说就更是如此了。于是在研究室S君的提议和企划下,打着给I君庆祝得来不易的修论发表以及修士毕业(仮)的旗号,大家租车去了岛根县滨田市的石见海滨公园。

成员是我,U君,K君,I君,和“主催”S君。没错,5个基佬;不,其实没人搞基,仔细想想宅圈近年这个说法实在是「ホモホモしい」。まっまっま、細かい話はほっておいて、细节先不要去管它,总之准备和企划的琐碎过程就不细说了,但買い出し还是前日提前准备好比较好。

Lessson 1:

物事に余裕を持つのが大事。(旅行の前日に買い出しを済ませよ)

在8点多集合,Lamu和Mr.Max间往返数次之后,终于在接近上午11点左右由I君驾车奔向了岛根方向。要说这个距离西条120公里远的日本海海滨倒也没多远,但在日本呆了3年多之后,发现自己的距离感竟然部分被日本同化了,居然会在某些瞬间产生120公里真的很远的幻觉:是啊,毕竟同样距离往东开的话都快到冈山了,坐山阳本线3个多小时呢;而这两年习得了一种奇怪的技能:把距离自动换算成山阳本线各停电车的运转时间(。

在备选的出云市キララビーチ(基拉拉海滩)和滨田市的石见海滨公园之间,民主的匿名投票3:2后决定的后者,估计主要决定因素还是因为近。每次在日本长途坐汽车(尤其是中国地方),总会情不自禁地拿眼前至多2车道,弯弯曲曲的,多半限速80km/h甚至60的“高速”和国内的宽阔笔直的高速比较,这点还是国内好啊。不管怎么说,安全驾驶比较重要。于是在接近2个小时的「通常運転」之后,我们终于跨越了“遥远的”120公里,抵达了目的地。

Note 1 : 途中S君居然用youtube放起了本日发卖的「ジコチュウで行こう」,虽然听说他对欅坂应该更有兴趣一些。途中我还录像了他打开车窗对着外面高歌的场景, U君沙滩球鼓手伴奏。Intolestingu! 夏だから、人間はやってしまうものですね。I君司机戴着墨镜怎么看怎么像山口组,然而据I君说他们山口组干不过中国Mafia(黑手党)。

一出滨田东IC,就被一个1分多钟一点都没有变色意思的信号灯路口拦住了,正在我提案这搞不好是个按钮式的灯(在日本乡下的特产之一(某向交通量极少时)),不下车去按估计是要在这等待明天黎明时(口胡了,虽然估计最多也就等个5分钟左右吧),一个女高中生要通过路口把我们向的信号按成了绿灯。感激涕零。I君一个转弯奔上了开往海边的主路,轻微下坡的地平线尽头的蔚蓝日本海立刻浮现在眼前,大家惊呼漂亮。身处自然之中越多,越能发觉比起双眼所见,照片(特别是手机)不能传递的美还有很多(专业追求摄影艺术效果和后期加工的除外)。

 

石见海滨公园(Iwami Seaside Park)坐落在岛根县江津市和滨田市之间,公园海滩很长,在滨田市和江津市之间蜿蜒接近4~5公里长的海岸线,主要分为滨田市部分的姉が浜海水浴場和江津市那侧的波子海水浴場。周边/内部还有岛根县立海洋馆等不少观光设施,总之虽然岛根人口已经很少了(全县只有68万),这里却属于周边乃至邻县的人气地点。为了耍帅,接下来将其称之为ISP(学习官网(并不是互联网服务商(海滩上DoCoMo甚至只有3G信号(差评))))。

我们这次去的是ISP滨田市这边的海滩。要说其实滨田附近,去年,在JR三江線还未废线时,曾经和Magari和无常在暑假时用青春18车票来过附近。当然,我们只去了三江线的终点江津,然后就沿着山阴本线,往大田市静间方向去投宿和江渔港的airbnb民家了。不过好歹只有10公里左右距离了,也算是故地重游吧。但是去年坐电车经过这一段时,主要是阴雨天,虽然透过飘雨的车窗的日本海的美也是可以脑补想象,但在盛夏的快晴之中亲临海边,还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对于生来20多年,多在欧亚大陆内陆离海500公里以上的地方度过大半光阴的我,即使在这几年熟悉了濑户内海乃至湘南海岸的景色之后,还是被眼前的景色,被眼前景色的调色所震撼了。近方的浅处大海如濑户内海干净之处是翡翠色的,然后稍远逐渐过渡到蔚蓝,最后到海平线附近的绀碧(紺碧・こんぺき)色,过渡得浑然一体,在夏天强烈阳光里的强烈对比色调色下,这种最自然的景色居然在羸弱的室内现代人眼中显露出接近“不自然”的后现代美感。

 

和点缀着星罗棋布的岛屿的濑户内海相比,此处的大海一望无际,风平浪静,甚至海平面上都没有几朵云,让人心中自然地浮现出”海平线距离此处多远?”(水平線まで何マイル?(并没有kuso某galgame))的疑问,然而这种无聊问题当然早就有先贤努力探究过了,对1米7的人来说是4.65公里,意外地近。

Note2: 根据先贤的研究成果,从100m高的展望台在无遮挡的情况下(在日本除了江之岛上的灯塔之类的基本是没戏了)可以看到约36公里远处;而从36000英尺巡航的飞机上,如果无云层可以看到看到大约374公里远的地/海平线。


继续阅读

日本紀行(4)

8月26日本來準備去調布府中周邊一帶來個《一周的朋友》聖地巡禮,但是起來有點晚。這天是從早上就開始下雨,而且看了看別人寫的巡禮地圖我發現地點數量眾多,又還要往府中的西南方向,於是嫌麻煩的我就放棄了初衷,準備改去都心。

Dodo在instagram上說昨晚幾乎在同一時間走過銀座的同一地點。而今天又準備繼續在都心逛,湊巧我也要去新宿,於是決定在新宿見面。
附近有个花园神社,後來查了查還蠻有名的,裏面已經掛起了2020東京奧運的標語。

IMG_2811 IMG_2807
dodo和她韓國朋友在一起,她朋友也不會日語/中文,於是整天基本上都是英語在交流。Dodo自評自己的日語是書到用時方恨少(雖然也許是謙虛),於是碰到一些要用日語和店員打交道等的時候我會主動請纓,雖然dodo說她也挺享受用英語跟日本人交流的(有種逗人玩的壞心眼感)隨便逛了逛dodo和她朋友準備去渋谷買買買,我也沒什麼計劃於是決定同行。渋谷街頭雖然商場林立,但是每個的規模都不會太大,有些甚至很小的感覺,而且我們並沒有具體的購物計劃,於是買買買就變成了逛逛逛。
渋谷的街頭某處我們湊巧碰到了一隻小老鼠,貌似是腳受了傷,很緩慢地一步一步爬過人行道到路邊找可以鉆的洞,引得路人紛紛駐足圍觀。雖說是過街老鼠,但真的是沒有遇到人人喊打,反而大家都帶著略帶愛憐的目光注視著它。連老鼠都如此,側面也許也反映出動物在日本受到的“禮遇”吧。人潮擁擠的東京街頭,以乾淨整潔出名的日本街頭出現的小老鼠,仔細想想或許還真是難得一見的奇觀吧。
我和嘟嘟的朋友分別在UNIQLO(優衣庫)里買了點衣服。順便我買的兩件怪物獵人10周年T恤實在是撿了大便宜。

隨後我們在渋谷的道玄坂的俺流拉麵吃了晚飯,沒錯,就是那個以LoveHotel聞名的道玄坂。晚飯后去台東區押上準備上東京Skytree.在4F以下的MALL中的商店紀念品店逛了逛后準備買點東西上去時,被下面預約售票處的人告知展望台上如同攝像頭屏幕里顯示的一樣——一片白霧什麽也看不到,詢問我們還要不要上去,既然無法眺望東京夜景,上去了也沒有意義,於是我們就撤退了(想想如果國內,根本就不會告訴你,讓了買了票被坑了再說的情況也不會少吧)
出來以後9點左右,他們決定回銀座的賓館,就此告別,留了個韓國人Chung桑的微信。
隨後我向淺草寺方向進發,到了淺草站,到吾妻橋看了一會隅田川的夜景(可惜沒有趕上花火大會),就往淺草寺雷門方向走。

過馬路等人行信號燈時遇到一個白人職業攝影師在拍夜景,我發現自己貌似擋著他的鏡頭了於是挪了一下,他說thank you於是就簡單聊了起來。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說我的簽證期限不長所以不會在這待很久時,他的反應:“什麽?你到這裡來還需要簽證?”說實話讓人覺得挺憂傷的。

雷門前面也有很多中國人,到了此時我早已習慣了這點。雷門前有一個交警的崗亭,還有一個手寫?的告示牌,上書:“今天都內放生了多少起交通事故,受傷多少人,死亡多少人”看了覺得挺滲人的,不過死亡是0就是了。

IMG_2850因為是晚上10點半到11點左右了。雷門到淺草寺內的參道兩側,白天應該是夾道競相搶著生意的商店都早已關門。

參道上一對夫婦在帶著小孩學走路,其中的男士穿著一件棒球球服(應該是日本職棒)小孩東倒西歪地走著,時而鑽進店前用繩子攔住的禁止入內區域,夫人在後面忙不迭地喊著孩子的名字說“不可以進去哦”,此番景象頗有一番溫馨的樂趣。

迎面跑來一隊jogger(日本實在是到處可見在城市里跑步鍛煉身體的人,而且是很專業的感覺,往往還是很多人抱團),突然領頭的jogger跑向夫婦中的丈夫打招呼,側耳一聽,原來他們兩個都是丈夫所傳球服的那位球星的球迷。相逢自是緣,兩人笑鬧著告別,我也來到了淺草寺正門前。
IMG_2853 IMG_2868
寺中雖然各殿,授予所等地方都已經閉門,但是遊客還是不少的。
庭院中又碰到方才在外面的街頭碰到的攝影師,再次打招呼致意。
幾個日本年輕人從觀音殿的殿前石階上飛身跳下,讓同伴捕捉瞬間飛躍的照片,因為很危險,而且似乎對佛祖有那麼點不敬還請各位看官不要模仿。

淺草寺的抽籤是自主的,於是投入100円,抽中了大凶。我果然是被菩薩拋棄的人啊。

緊鄰著的淺草神社里倒是幾乎沒人,本殿前面還立著東日本大地震的支援標語牌

IMG_2861 IMG_2863 IMG_2882IMG_2876
到後殿參拜了一下,許了點愿。
深夜里的後殿鎮守的幾隻狐狸(?)看上去還是挺有靈異感的。從淺草寺出來踏上回西東京都府中的路。夜裡12點左右,和前一天晚上一樣,果不其然地碰上了晚上從都心下行的小高峰。

說到府中市,後來查了一下,其實是日本古代令制國武藏國的國府所在地因而得名。所以附近的調布市,三鷹市一帶至今仍被稱作武藏野,還有武藏臺等地名。

經過了這一日的洗禮,竟發覺英語已經基本能進行熟練日常對話了。
環境壓力還是能洗練人的。
與人的相遇也是能開拓視野。
當日回到賓館后我寫了如下的話
”看到了很多,聽到了很多,遇到了很多,學到了很多;
將此刻的景色銘記心中,愿其化作未來的寶藏”
這也是整個日本行之中始終貫穿的一種心情。

 
(續)

日本纪行(3)

8月25日
早上沿著前一天走過的路線上午到了國立天文臺。下午從天文臺出來稍微見了下一位研究者,又是原路返回,帶著不一樣的心情。

BGM上認識的USTC校友(而且和我是同一級同一屆的)Vallegro(以下簡稱藍毛(因為mio的頭像)見我發佈狀態在日本熱情地主動約面基,於是我當然受寵若驚義不容辭回到府中休整了一下就直接坐京王特急去新宿跟藍毛碰頭了。

我們約在新宿駅旁的ヤマダ電機LABI碰頭。順利見面后一邊聊一遍隨便逛了逛藍毛就帶我去新宿西口附近的元祖壽司去吃回轉壽司啦。貌似元祖壽司屬於回轉壽司里中檔的?其實本格的回轉壽司我還是第一次吃,實際吃過之後覺得價格其實不算貴,在日本作為司空見慣的食物,大概可以花國內一半不到的價錢吃到更好吃更正宗的壽司。當然我沒有去真正的高級料理店,只吃了回轉壽司這種草根級別的,這也是後話,姑且按下不表。

吃飽喝足之後,我和藍毛大概每人吃了1300-1400円左右。藍毛本著地主之誼和校友之情堅持要請我這餐,我也不是一個喜歡推卻他人這些方面的好意的人,稍微推諉一下也就痛快的接受了,本著未來自己做東禮尚往來的希望;沒想到就這一個好意領受,就此開始了這次日本頻繁被請客的混吃混喝之旅——這也是後話,暫且按下不表。

因為約定和eru醬(或曰星野琉璃菊苣)三人見面,但eru還在公司加班做財年結算(雖然我們都很奇怪爲什麽他們公司財年結算是Q3)一時走不開,所以我和藍毛先四處逛逛。於是先去了離新宿站不遠的有名的歡樂街(紅燈區)歌舞伎町。

我和藍毛二人走向歌舞伎町,大約5分鐘不到就走到了。其實很近。

到東京后有一個感覺是東京都,至少是都心的範圍比之前想像中要小一些,很多有名的地方之間可能走著去也就是十多分鐘的路程,比如銀座,秋葉原,東京站一帶。而且千代田區的中心一帶還被皇居占走了一大塊地方,就更加深了這種感覺。這當然不是說東京很小——且不說東京都往西沿著京王線一直延伸到八王子市,高尾山口的方向——但至少都心的範圍並不比上海北京之類的廣義城區更大,搞不好武漢也能比試比試——當然也有可能是東京極為發達便利的軌道交通強化了這種感覺。

歌舞伎町的範圍當然也是沒有之前想像的那麼大,實際上早該想到,就算有一整個町畢竟也大不到哪去。

晚上8點不到,歌舞伎町就已經有人醉的不醒人事了,靠著同伴的支撐拖行才能前進。
IMG_2775

藍毛戲言如果在歌舞伎町喝醉了躺在街上就會有人來“撿錢”或者“撿人”。我問撿人是什麽意思,他說就是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被“撿”到了不知道是什麽地方的地方,然後做了該做的事,當然是要付錢的。當然這是半開玩笑的都市傳說一樣的,確切性待考。

和國內的城市內隔幾道街就是比較破舊的居民區或者是其他的地方不同,東京都心圈內幾乎大部份地方都是寫字樓,各類賣店,各類消費服務場所,或者公共機關一類的地方;感覺極少有成片的住宅居住區,從這個角度來說,能住在寸土寸金的東京都心的別墅和高級公寓之類的地方還真是有一定的難度的。

因為東京都的上述特點,造成了有名的早上進都心的通勤高峰和晚上出都心到周邊市町居住地的晚高峰的景觀。不過這當然也有賴於日本發達的軌道和鐵路交通(或許是全世界最發達)。早高峰我沒有過多的體驗,不過據我觀察京王線的晚高峰(從東京出來)應該是在晚上10-12點之間,因為好幾次晚上從新宿回府中都發現這個時間段電車上的人是最多的。不過雖說是人多,也比不上國內地鐵早晚高峰的景象。給人的感覺是除了高峰期以外多半時候一節車廂內站立的人數不會超過3,5人,而且車廂很寬敞,且基本是隔一站就會有人下車把座位空出來。(從這裡能發展出一個略微神棍的推斷:東京都心發展到現在的階段,其經濟繁榮的模式是分散和均勻的,不像國內城市很多人都需要從一條線從頭坐到尾或者去換乘,經常搶一個位置因為需要一坐到底。)

即使是武漢也讓人覺得人比東京的地鐵電車人多很多。說到武漢的地鐵和人,最近半年一年,給人感覺是不分工作日和週末不分早晚高峰和非高峰時刻,無論何時人都很多。說來我又突然想到武漢的軌道交通1號線都是按照4節車廂設計的輕軌式站臺,所以高峰時期顯得格外擁擠,都要靠站臺工作人員幫忙往裡塞,除了軌道線路的規劃和建設進度以外,這個站臺設計是不是也是一種缺乏前瞻性眼光的表現呢?

說到歌舞伎町,因為eru醬所在的遊戲公司MAGES在銀座的辦公地點是一座叫銀座“歌舞伎座“的大廈,於是藍毛以為eru的公司在新宿而不是銀座,所以和我把見面地點約在了新宿而不是銀座,這倒是方便了我,其實銀座離藍毛所在的地方更近,不過這是旁支,就此打住。

路上隨便逛的時候看到新宿的一家百元店,因為之前提到過的日元中千元以下的面值的貨幣全是硬幣,所以很想買一個零錢(硬幣)包,但是找了一下似乎沒有。隨便看了一下,裏面很簡單的一頂男式帽子也要1900日元,頓時打消了買的念頭。我對藍毛笑稱這裡已經完全是”千元店“了。藍毛說以前在新宿見過在香奈尓和愛馬仕這樣店之間夾著一個真正的百元店,不過現在好像已經垮掉了,新宿的店鋪的周轉轉換還是很頻繁的,不愧是個吃租金的寸土寸金的地方。
不過在這樣的新宿中心有一座大廈的樓上有家占地面積似乎很大的占卜館,果然占卜這種東西在日本還是有市場的。
新宿街頭可以看到很多JK(女子高中生),穿著打扮等方面果然比起其他地方還是更有時髦感,更考究一些(這是後話)。

隨後我買了張PASMO(東京都地鐵發?)的卡去了銀座(之前其實是很想買張西瓜卡(suica卡)(JR東日本發)),但是也就順應時局而動了。後來發現PASMO在充值等方面甚至比SUICA卡還要方便些。

我和藍毛來到銀座之後,eru告訴我們要10點左右才能出來。我們又進入了亂晃模式。

夜晚的銀座,雖然各種奢侈品店和世界名牌的店林立。但是商店都已早早關門了,所以銀座的街頭人很少,甚至可以用”略顯空曠“來形容。
其實日本很多地方晚上都是這種感覺,最熱鬧的地方大概就是各種車站前吧。

在銀座街頭有一座SONY大樓,我猜沒准是總部之類的。大樓前面有一個迷你的水族館一樣的設施,很多魚在裏面遊動,原來是在為索尼第47(?)屆水族館做宣傳?當時我就在想sony的科技點和技能數點的果然還真不是一般的歪啊。市場方面都快被壓得喘不過氣了還有閒心做這些,不得不給悲壯的企業文化點個贊。
IMG_2779IMG_2780

銀座的一家瓷器茶器的店,櫥窗裡顯示一套茶具賣30000日元,我表示可以接受。藍毛告訴我,以前在某個有名的出茶具的旅遊地還是哪見過300萬日元一套的茶具,弄得看官們聽書的各種驚呆了。”上流社會“離我等”雜人“實在是遠哉,遠哉!

隨後散步踱入京橋站旁的星巴克等eru.咖啡又被請了客,因為我付了錢后,藍毛給了我一個500元的硬幣,而他的咖啡實際上只要360。但是我發覺我無法抵抗那擁有紀念幣一般質感的圓圓的500日元的硬幣的誘惑,無恥地收下了。

店員不知是心情好還是就是這個店的特色,在我們的咖啡塑料杯上用馬克筆現場作了畫,很萌。

IMG_2787

22:00左右eru終於姍姍來遲,然後三人邊走邊聊移動到銀座站的漢堡快餐店點了冰激凌聊天,eru果斷請了客。
在路上和店裡三人聊了很多,其中有各種有意思的或者有營養的話題。
比如eru提到當年他在京都伏見區住的時候,有個人碰到靈異事件的例子
還有社交網絡啦網絡公司啦國安局啦,法律學界啦,各種行業的考證啦各種各樣的話題。

eru告訴我調布,府中,還有分倍河原等西東京地區是4月番TVA動畫《一周的朋友》的聖地巡禮地(即故事舞臺取材地),於是我表示有意第二天去看看。

到了23點左右的閉店時間我們就撤退彼此告別了。我說之後想要去關西,於是約定週末再根據行程再約。

我從銀座坐丸之內線到新宿然後轉府中的京王線特級時,因為還不熟悉新宿的換成差點上錯成了京王新線,如果那樣就不知道當天回不回得了府中了。說起來新宿作為都心西部重要的鐵路樞紐,各種JR線地鐵線在這裡銜接,裏面感覺真的挺複雜的。
這天夜裡12點的電車是到日本以來見到的人最多的一次。正如前面提到的關於晚高峰的我的個人推斷一般。

從府中站出來走回旅館的途中,去了一家賣中古影碟CD遊戲動畫DVD的店,一看到KOTOKO的幾盤碟跳水價我就買買買了……

(待續)

日本紀行(2)

  • 8月24日

可能是22號晚上在飛機上幾乎沒睡著加上23號一天拖著行李奔走的緣故,24號早上10點多才醒來。

打開電視看到在直播甲子園的半決賽。這才意識到甲子園決賽就是25號,不過肯定是無緣去了

IMG_2699

甲子園比賽

IMG_2674

甲子園廣告

下午決定去國立天文臺看看,於是按照之前預定的路線從府中站坐京王線的各停車,坐到西調布站下車(特急是不在這站停車的,往新宿方向只停府中,調布,明大前三站),沿著南北方向的路一直往北,沿途有武藏野森林公園,調布西町少年野球場,穿過野川,大約走大約25分鐘就可以在路的左側看到國立天文臺。



閒話幾句,關於環境,環保和垃圾分類回收的問題。

去的路上產生的感受是日本真是比想像中還要整潔漂亮。雖然到東京的第一天已經初步有所領略,但畢竟那是東京都心,這次到了所謂的郊區,則是由衷地為環境整潔漂亮而感到心情愉快。

IMG_2711IMG_2755

IMG_2704

調布西町

IMG_2715

野川这样的小河被当成一级河川保护

一路上不要說垃圾,連灰也幾乎沒有。下水道的蓋子上雕刻著調布市的市花(這種宣傳文化的細節也挺讓人佩服的)。在穿過甲洲街道和ChuoExpressway高架橋下的一個十字路口處,有一個道正塚(如下圖),這還是挺不可思議的。我原先以為是祭奠道路施工中因事故身亡的施工人員,後來查了一下,似乎也並非如此,而且這個地方還略有名的,但是說法卻眾說紛紜。

調布市立圖書館的網頁就有介紹這個墳墓→http://chofu.town-info.com/units/36243/fushigi_lib/#001。
這是某人寫的三鷹探索日記(?)對其的介紹→http://zoshoku.com/blog/2011/06/20/%E9%81%93%E6%AD%A3%E5%A1%9A/

IMG_2996

道正塚@調布西町交差點

IMG_2997

井蓋

大概因為居民早就養成了在外將所有自己產生的垃圾都帶走的習慣,沿路幾公里找不到一個垃圾桶是很正常的,公園裡也幾乎不會有垃圾桶,唯一有希望找到垃圾桶的地方大概就是便利店門前和裏面了的垃圾分類回收箱了。由於日本早已將執行了嚴格細緻的垃圾分類回收,各家各戶扔個類垃圾都有指定的時間,想想就會覺得垃圾處理方面是挺棘手的。好在住賓館的話這方面可以稍微寬鬆一點,由賓館工作人員代為處理(有些賓館里就給你一個垃圾桶,大多數分兩個垃圾桶(可燃和不可燃))。塑料瓶子要稍微好辦一點,因為日本只要有人的地方走個數百米就一定會有自動販賣機,很多自動販賣機旁邊設有回收瓶子和罐子的回收箱(只回收瓶子和罐子,不能丟其他垃圾),所以相對比較好處理;至於用過的紙巾,食品的包裝這類的東西,多半還是只能老老實實自己帶回家或者在便利店等處處理。

從西調布到國立天文臺的路周邊應該算是西東京比較開闊(或者說,鄉下)的一片區域,周邊有上述提到的武藏野森林公園,調布西町少年野球場,野川等區域,還有調布飛行場,還有東京水力的供水所,淨水所等設施,以及東京FC足球俱樂部的主場味の素體育場等等。

說到東京FC,因為其主場坐落在府中市和調布市之間,所以貌似西東京的這一帶是東京FC的大本營一樣的地方,我最初住的府中宮西町附近就有很多電燈電線杆上懸掛著東京FC的旗幟。還有很多像是球迷的活動據點一樣的酒吧、烤肉店等等…(如下圖中的紅藍相間旗幟)

IMG_2700

在去國立天文臺的路上我在調布西町少年棒球場附近吃了午餐(鮭魚飯糰)恰逢是少年棒球比賽的時間,場地上有很多孩子在訓練,還有另幾隊的孩子陸陸續續地到來。我恰巧目睹了這樣一幕:每個孩子都要提著自己的裝備入場,有一個孩子提著很重的箱子幾乎提不動,走兩部就要停下來把東西放在地上休息一下再走,然而在前面走的教練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在後面的家長也遠遠地看著完全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只是在旁邊說了兩句“加油”,然後我就默默地看著這個孩子走兩步停一下走兩步停一下終於到達了隊友們的集合地點。雖然早有耳聞日本的這種培養孩子獨立自主和意志品質的教育,親眼目睹還是別有一番感受的。这在中国,肯定是家长甚至爷爷奶奶忙不迭地左手右手帮忙到位了,一般是不会让孩子提什么东西的。

IMG_2708

独自搬运行李装备的孩子

打住說回來,走到國立天文臺,在門衛的地方登記后門衛給了我一份介紹和地圖,然後告訴我今天並非開放日,除了地圖上標注的見學(參觀)路線可以通過以外,地圖上標注的禁止入內區域都不可以過去。我一開始天真的以為會有鐵門啊之類或者很明顯的標示之類的東西,後來才發現一切全靠自覺。如果你不仔細觀察地圖和旁邊的路牌,冒冒失失地闖入了不准入內的區域也很正常,而且實際上也不會有人過來把你拎起來轟走。整個天文臺里大概就只有門口的那麼1,2個門衛在管理出入。

國立天文臺里也很乾淨漂亮樸素,一看就是個做研究的地方。

IMG_2735 IMG_2726 IMG_2727 IMG_2734

我逛了一會以後,因為順路的原因和一對帶著他們的子女(一對姐弟)來國立天文臺參加暑期見學的日本夫婦遇見並且聊開了。後來進了在國立天文臺內部的星と森と絵本の家(繁星森林和繪本之家),他們的兒女開始在裏面做手制的人偶,我就和夫人開始聊天。主要聊的是日本的中國的文化和社會的異同之類的,還一起參觀了繪本之家內部的作品展。參觀繪本之家時,看到過去的孩子們留下的各種作品(繪畫,手制的標籤……)時,我由衷地感到了這是一種教育文化的傳承。想到國內這樣的免費公益和少儿教育場所其實是很稀少的(因為一想到這樣的場所除了所謂的紅色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我就只能想到各種收取高額費用的早教中心,培優班,親子中心之類的),我又不由得感歎了下。

IMG_2747

IMG_2748

幾乎碰到所有人日本人都知道長江,但是這對夫婦中的先生(姓nozaki)居然知道武漢而且還知道武漢在戰爭期間是戰略要地讓我還是有點吃驚。

IMG_2749

IMG_2750

黑衣服的小孩就是学,橘色衣服的是他爸爸,爸爸左手被擋住的小女孩就是他姐姐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姐弟倆的作品做好了。我一下忘了這是什麽作品里的人物了,但是我肯定是知道的。後來閒聊中得知,小男孩的名字叫学(がく),和我的名字在日語里的發音一樣,他還在父母的教導下向我鞠躬致意,真是挺懂禮貌的。相比之下他姐姐好像有點怕生,一直沒有怎麼說話和表現。姐姐做的雪人很纖細,弟弟做的雪人看上去很壯很強。合影留念,交換地址之後,得知他們是從西東京市開車過來的,我們就在停車場作別了。

他們開車北去,則是徒步往南返回西調布站,再從京王線回府中。

從京王線回府中的途中,從西調布站開始(因為是各停)一路上在站臺上站內外看到很多穿著漂亮浴衣的漂亮女孩,雖然大部份是有伴的或者等人的,其中有一個在府中站等人的女孩真的超可愛(漂亮)但是果然還是沒我啥事;我當時就懷疑最近這附近是不是有花火(煙花)大會。回去了以後一查果然當天晚上在調布市有一個很大的花火大會,那些女孩男孩應該都是去看花火大會的。

Bvy27vkIMAAtmGP

花火大會啊,夏天果然也要結束了,這樣的念頭難以制止地劃過我的腦海。突然非常想去調布參加祭奠,不過最終還是因為種種原因放棄了。

IMG_2758

浴衣的女孩子們@西調布駅

日本紀行(1)

8月22日-9月2日去日本半私事半旅遊地走了一趟。辦的是自由行(個人遊)簽證。

第一次出國,還是獨自一人。出來之前其實作了各種各樣坑爹的心理準備,實際出去了一趟發現自己各種比想象中能幹的感覺——不僅是對陌生地方的適應能力,也有自己的語言方面的能力,這次出來的一大收獲之一就是發現了自己的日語和英語完全可以在環境壓力下比較好地應付日常的交流,或者不如說就是環境壓力才促成的一種能力的進化和語感的串聯。當然,識字(詞彙量)也是很重要的,還要繼續努力啦。

不止如此,這趟下來真是收獲多多,遠遠大於損失(雖然也有虧損的(主要是財布和體重))。然後有各種各樣的感觸,所以覺得哪怕是寫一篇流水賬也有詳細記錄的意義。再拖很多記憶就會變得稀薄了,所以就寫出來吧。

這次日本行最大的收穫大概可以歸納為與人的相遇以及視野的開拓吧。

畢竟有些東西,即使以為自己再瞭解,不親眼看到,不親自聞到,不親手觸摸,不身臨其境地出於每一寸的五官感受和氣氛之中,是不會有最深切的感受和領略其中的真意的。
我有感而發反復地告誡自己:自己所駐足的日常,抱有的煩惱,所見的世界(視界)遠遠不是世界的全部。在自己看不到,聽不到,或是沒有留意到的地方,未知的世界在無窮無盡地鋪展開來,無數人的生活在繽紛多彩地交織著——別當井底之蛙!

在日本每天睡前都會都當天做一點小小的記錄,前幾天主要工夫都花在了細緻的記帳上,后來就把側重點放在了更為重要的感受等方面,這也是現在我還能寫這篇紀行的原因吧。且讓我辦流水帳辦隨感似的洋洋灑灑道來吧。

  • 第0-1日(8月22-23日)

晚上吃過餃子後,從機場出發。在機場遇到在倫敦藝術學院留學的頭發染成金發的Karen。她爸媽在機場送她,因為偶然的機緣聊了起來。她也是武漢人,搭乘同一班飛機去香港轉機,而且座位很相近,於是上了飛機後就坐在一起聊天。她轉乘的飛機比我早1個多小時,行李又有點重,於是到了香港之後也幫了點忙,在轉機之前一起坐了一會加了SNS之類的,先送她去飛倫敦的登機口之後,我隨便閑逛了一下就去自己的登機口準備登機了。

一到香港機場的轉機區域果然是進了地球村的感覺——全是各種膚色各種種族各種語言的人,估計大部分都是過境的吧,不愧是亞太東南亞東亞區域重要的航空客運樞紐之一。

從香港飛東京的飛機上,坐在我右邊的是一個華南理工物理專業的男生,他這學期到美國加州理工河濱分校做交換生,需要在東京轉機。彼此在途中閑聊交談了一些,到了東京以後加了SNS。

其實這兩次的結識也算是奠定了這次出行的其中一個基調:Meeting People/和人的相遇。這點後面再慢慢展開吧。

閑話,不知道港龍航空(DragonAir)和國泰(Cathay Pacific)是否有什麽血緣關系或者基友關系(懶得調研),總之和真正的國際接軌標準相比,覺得國內航空公司(比如東航南航)的服務水平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主要還是體現在各種細節上,比如空姐的多語言能力和職業性,推車服務的頻繁度,響應需求的速度,食物飲料的種類、口感和美味度,甚至包括飛機的硬件設施等等方面。

在東京成田機場入境的時候雖然在填表之類的時候遇到過一點點沒人可參照的尷尬,不過通過自己閱讀說明和詢問INFO處的人員等方法總算是搞定了。

在飛機臨近降落成田機場前,以及從成田機場到東京的成田Express上,發覺千葉縣的農田很漂亮。不知种的是油菜花还是水稻还是什么其他的黄色作物?

narita_express_chiba

正好23號當天天氣不錯,在成田Express上看到沿線的景色,真是國內已經很奢侈的風光了——海洋性氣候特有的松散而非大片大片布滿天空形成烏雲的積雨雲;燦爛陽光從雲縫中時隱時現;天空很藍,最難能可貴的是地平線附近也是清澈的藍——國內的很多大點的城市在空氣質量最好時,雖然也能看到漂亮的藍天,但是地平線附近是灰蒙蒙的一層——一這般風景如今在國內的東部發達地區甚至已經可以用奢侈來形容了。後來發現幾乎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一樣漂亮的天。

成田Express大約不到1小時就從機場到了東京站(駅)。剛到東京站時一出站在各種線和各種出口前陷入了在換乘時茫然不知所措的境地,過了一兩日才習慣了用朋友的借給我的日本手機查換乘,習慣幾號站臺(比如1番線,1番ホーム)對著站內的標牌看,以及利用google地圖進行精確定位(國內因為大家都懂的原因是無福消受了),不過這是後話。

賓館的Checkin時間是下午的3點以後,所以早上從東京站出來我決定先在東京轉一轉。

拖著滑輪箱從東京站走去皇居,第一印象是世界上果然到處都是中國人,皇居門前的空氣里都飄著中國話。旅行團的大巴一輛接一輛地載著中國旅行團過來然後開走。

皇居廣場上又很多松樹,有一個洗水/飲水池前居然看到一個女孩在那洗澡。無法分辨是日本人還是東南亞人,總之一開始只是打濕了頭髮,後來乾脆把身上的衣服都打濕了。她擰衣服時我想今天是有點悶但不至於這麼熱吧,事實上我從武漢過來感覺是很涼快。

當天正好是東京馬拉松賽的一個類似體驗日還是公眾日的日子,而馬拉松的線路正好經過皇居,很多人(僅就我觀察到的應該前前後後有幾百到千人的級別)在沿著東京馬拉松的線路從我眼前跑過。我當時甚至有點想加入他們,無奈行李太重,旅途勞頓。

幾個黑人兄弟想和皇居門前的保安合影被嚴正拒絕。我看了看二重橋又在附近晃了晃就走了。經過在皇居廣場上的碎石路的磨難,然後我又在東京站下臺階的時候小摔了一跤順帶給了拖箱的輪子致命一擊,所以拖箱的輪子開裂,過了一會整個外圈輪子壞掉了!好在它的設計上,碎掉的部份是外輪是軟橡膠,內輪的塑料部份還是挺堅挺的,所以旅途的接下來部份居然撐下來了(一開始開裂時如圖)。順便圖中我腳上的那雙涼鞋,整個在日本期間都穿那雙,包括在京都爬大文字山和稻荷山時,感覺還是頗能適應基本旅行需要的。

IMG_2658

至於摔倒時,腳後跟在臺階上重重磕了一下,馬上就內出血淤血成了青紫色,然而很奇跡的是,雖然如此,但對於行走卻幾乎一點影響都沒有,只要不去按壓淤血處就完全沒有痛感,完全沒有影響到此次的行程。後腳跟如圖。

IMG_2670

隨後去府中的ホテルリブマックス府中checkin,府中在東京都的西部,從新宿坐京王線的特急大約25-30分鐘,各停大概1個小時的樣子。

尋找賓館所在大費一番周章,正如前面所說的,當時還不知道形成自覺google地圖的反射弧,所以從府中站出來問了好幾個人才找到了賓館。包括在府中站前的天臺上問一對高中生妹子,她們掏出地圖給我解釋了半天,因為語速過快還有些適應不過來,我還是半懂不懂的。其中更可愛的那个还還一脸认真的对我說了好几次”加油(頑張ってください!)“,我感到非常過意不去,我叫住她們時她們好像又在趕時間,以至於我雖然好像沒聽懂,但還是說“頑張ります”,反復道謝然後走了——其後果就是繞彎到了大國魂神社附近,又不得不問路。

這次問的是一個60多歲的像是配送員一類的老人,他自己當然也不知道,但拿出他那款非常老式不好用的觸屏手機,幫我在地圖上查了半天,又幫我畫了詳細到每個路口每個紅綠燈的地圖,總共花了大約二十分鐘,我覺得非常過意不去,但在他的幫助下總算是找到了旅館(後來幾天我覺得從府中站到Hotel的路實在是太簡單了爲什麽當時會繞那麼大一圈的)下面就是他畫的地圖。

IMG_2544

然後這次算是讓我明白爲什麽日本人不願意輕易麻煩別人問路了,因為在那樣一個他人不大會拒絕別人的幫助請求的文化氛圍下,的確會給人造成麻煩啊。擱在今天的中國就不一樣了,別說是問趕路的人,很多時候你就算問路邊商店,如果你不買東西他都懶得搭理你。當然也有樂於助人的熱情的人,但這是個比例和大環境的話題。

到賓館大概是2點出頭,於是先去吃了個中飯。大片的烤牛肉飯,味道還是不錯的,價格也不算貴。3點之前前臺就讓我checkin了,作為工作服務時的,服務態度什麽的當然是禮貌耐心就不用提了(這樣理所當然的事情在國內反而讓人覺得很珍貴),而且有兩次偶遇賓館的人下班之後便裝從側門出來在附近的馬路碰上也會很有禮貌地對我打招呼。當然這是後話。

ホテルリブマックス府中是一家公寓酒店,我住的屋子在後面的別館里,密碼鎖,房間大概是家玄關臺所廁所總計25平方的樣子。浴缸,洗衣機,微波爐,燒水的,灶台,落地窗,陽臺晾衣服處應有盡有,價格也不貴。感覺還是挺合我意的。

IMG_2689

稍微在附近全家超市轉了轉買了點食物看了會書就休息了,因為之前在飛機上基本沒睡,晚上9點多一覺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10點多。(待續)